中年同志的家

类型:地区:发布:2020-12-02

中年同志的家 剧情介绍

中年同志的家梁飞约见周以安,中年掏出一份离婚协议书要求周以安离婚,中年周以安见梁飞想离婚,故意不肯在协议书上签字,梁飞急了想逼着周以安签字,周以安起身急急离去,梁飞岂肯轻易放过周以安,当即拔腿就追,周以安忽然掏出一只喷雾剂喷伤了梁飞的眼睛,梁飞揉了一下眼睛跟周以安在路边扭打,周以安臂力不济被梁飞推倒在地上,梁飞正想踢打周以安的时候,田心与袁平驾车赶来,眼见周以安被梁飞欺负,袁平下车与梁飞动起手来,田心则上前扶起了周以安,梁飞因为眼睛被喷伤无心跟袁平斗殴,气急败坏灰溜溜离去。

董福宝到办公室后竺帼贞假装醒来,同志她谎称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情,同志董福宝劝她以后少喝一些,竺帼贞表示歉意后离开富生。竺帼贞回家后在竺铁栅遗像前上香,她相信自己能替父报仇。吃饭时董福宝想起小时候爱吃的臭豆腐,他借机出去,还让王月英不要等自己。董福宝出门后去了金伯那里吃臭豆腐,竺帼贞派人一直监视着他。竺帼贞一大早在富生门口见到董福宝,中年她主动上前打招呼,中年竺帼贞要离开时一人突然将她手里包抢走,董福宝派兴高将那几人全部带回,竺帼贞答应饶恕他们,董福宝让她回去时注意安全。竺帼贞天天去吃臭豆腐,她的目的是接近董福宝,她假称自己是南洋人,还冒用林雅兰的名字,来上海的原因是做茶叶和丝绸生意,董福宝没有起疑。

中年同志的家

竺帼贞向董福宝表达爱慕之意,同志回家后还写下文字,同志她有时候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但为了报仇必须强忍着。董福宝看到了竺帼贞写给他的情书,来到赌场后没见到她的踪影,董福宝将兴高叫到屋里问话,他开始思念竺帼贞。董福宝去金伯那里吃臭豆腐时没遇上竺帼贞,中年王月英买了一堆东西回到家中,中年董福宝让她不要忘记苦难的日子,王月英拿着高价买来的戒指在董福宝面前炫耀一番。孟汉彪找到竺帼贞,他见她夜里要去富生,她将自己的目的说出来,孟汉彪听完有些吃惊,他认为那样做太危险。竺帼贞挽着一名男士来到富生,同志见到董福宝后她假装镇定,同志还故意在那里打情骂俏,董福宝在一旁看在眼里。等竺帼贞离开时董福宝派人藏在车的后备箱里跟踪过去,董福宝知道她住在霞飞路28号,阿梁将抄下的东西交给董福宝,董福宝明白他的意思,给德威尔福打去电话后才知道那是沙逊先生的房子,房子已经出租出去。

中年同志的家

刚要驾车外出的竺帼贞在大门前意外地碰到董福宝在等她。令她吃惊不小,中年董深情地向她表白自己已爱上了她。夜晚,中年在富生的酒廊里,二人品味着威士忌互吐衷肠。舞厅办公室内,阿六一边忙着帮王月英理账,一边将董与竺交往的情景添油加醋地向王告发。在阿六的挑唆下,王醋意大发,匆匆赶到酒廊,正好撞见董、竺二人在亲密交谈。她刚要发作,被随后赶来的阿六死死拦下。董福宝与竺帼贞亲昵地吻别后回到家中,同志王月英独自一人借酒浇愁。她痛斥董忘恩负义,同志喜新厌旧。董心烦意乱,极力否认。竺与孟汉彪会面,商讨下一步计划。她约董去郊外骑马,欲乘机下手除掉董。关键时刻,青帮弟子赶来找董速回青帮,顾炳生有要事召见。竺的计划再次失败。董福宝赶回青帮,只见王月英正在向顾炳生哭诉董的不轨之事。王大吵大闹令顾厌烦至极,董强压怒火,心灰意冷。竺帼贞在咖啡厅偶然邂逅美国商人鲍奈尔,她灵机一动,计上心头。董宅内,董、王二人冷脸相对。竺来到富生与董会面,王月英赶到,竺乘机火上浇油,二人发生激烈冲突,场面大乱。竺与董拂袖而去。

中年同志的家

董宅内,中年王月英撒泼哭闹,中年翻出老账摔摔砸砸与董福宝激烈争吵,家中一片狼藉。董有口难辩,懊恼之极。王腾蛟部下与驻沪日军发生械斗,王赶来慰问受伤士兵,并发誓一定要为大家雪耻。廖副官献上一计,暗斗日军。董福宝应约来到咖啡馆,竺帼贞设计拉他一同投资入股美国人鲍奈尔经营的演艺场,董满口答应。竺即找到孟汉彪,二人商定趁周六董陪她前往演艺场考查观看演出之际,派杀手偷梁换柱,除掉董。

董、同志竺如约前来演艺场,同志鲍奈尔热情迎接,并陪同他们观看演出。包厢里端坐着中村健男以及其胞兄—日军驻沪海军陆战队少将旅团长中村幸雄和一批日本军官及家属。台上精彩的演出博得观众阵阵掌声。后台,孟派出的杀手绑架了魔术演员,他们冒充演员,与竺上下配合,引诱董上钩,将董关入魔术箱内跌入密道,杀手正欲动手,突然场内发生连环爆炸,观众死伤遍地,四散逃命,现场一片混乱。中村兄弟及手下有死有伤,狼狈不堪。董被爆炸声惊醒,他急奔向场内寻找竺。不顾安危,救起负伤的竺逃出演艺场,赶往医院。竺腿部负重伤,需住院治疗。董焦急万分。此刻,孟也派出手下四处打探二人下落。日本军政要员伤亡惨重,因演艺场身处法租界,沙逊命董福宝侦办此案。王腾蛟为此次暗算日军未能炸死中村兄弟而懊丧不已。虽然大志打伤了郑业,中年江天晴却没有记恨大志,下班之后来到酒吧见到了大志。

大志见江天晴到来,同志立即透露自己打算出国去加勒比海看日出,同志只是江天晴因为已经有了新欢,大志一脸失望叹称自己要独自在异国他乡看日出,江天晴见大志神色失落,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劝慰大志。二奎帮助周大海跟踪监视冯乐,中年冯乐浑然不知来到一家宾馆里面,中年二奎跟着冯乐来到宾馆前台寻找冯乐,前台服务员拒绝向二奎透露冯乐的去向,二奎一时急了想往宾馆客房方向走去,宾馆的几个保安闻讯赶来强行将二奎拖出宾馆外面,二奎气急败坏回到车上休息了一会儿,冯乐在一名女子的陪伴下走出宾馆,二奎见冯乐终于出现,赶紧拿起相机拍下冯乐跟女子道别的情景。

晚上江天晴在家休息的时候,同志大志忽然打电话给江天晴,同志透露自己在餐厅吃饭钱包被偷无法结账,江天晴挂掉电话赶到餐厅,服务员向江天晴计算大志吃喝费用,由于大志之前没钱结账逃单打碎了贵重的红酒,服务员要求江天晴除了结算吃饭的钱不宁赔红酒的钱,江天晴见服务员不识抬举,赶紧透露大志是一名艺术家经常混迹国外,大志见江天晴高调宣扬他的身份,心中一紧赶紧起身拉着江天晴要走,服务员见二人要离去,赶紧提醒江天晴还没有结算吃饭的钱,江天晴经服务员提醒停下脚步,从钱包中掏出几张钞票递给服务员。结算完了吃饭钱,中年江天晴与大志离开餐厅,中年二人向前走了没多远,江天晴向大志告别,离去之时江天晴劝说大志不要去亚马逊丛林,众所周知,亚马逊是最大的原始森林,林中潜伏着许多毒虫猛兽,去这种地方探险,稍有不惕便会性命不保。

详情

猜你喜欢

Copyright © 2020